隨著冬奧會的臨近,預熱期的一系列充分準備,人們的期待與熱情與日俱增,隨之冰雪主題旅游和冰雪項目娛樂也越來越多的走進人們生活。

申辦北京冬奧會,一個重要目的就是推動我國冰雪運動快速進步,推動全民健身廣泛開展,努力帶動更多人參與冰雪運動。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球冰雪產業受到不同程度的沖擊,但伴隨疫情的控制以及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機遇性推動,冰雪產業將逐漸復蘇。

冬奧會吉祥物冰墩墩初雪打卡首鋼滑雪大跳臺

冰雪產業搭上冬奧快車道

根據《中國冰雪旅游發展報告(2021)》調查顯示,即便受疫情的沖擊,2020年我國冰雪產業總規模依舊達6000億元,冰雪經濟增長勢頭強勁。同時,伴隨著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臨近,我國冰雪旅游發展進入快車道。預計到2021-2022冰雪季,我國冰雪旅游人數將達到3.4億人次,冰雪旅游收入將達到6800億元,成為踐行2022年北京冬奧會莊嚴承諾的旅游擔當。

按照聯合國世界旅游組織測算方式,2021-2022冰雪季我國冰雪旅游將帶動冰雪特色小鎮、冰雪文創、冰雪運動、冰雪制造、冰雪度假地產、冰雪會展等相關產業的產值達到2.92萬億元,冰雪旅游具有巨大的投資前景。冰雪旅游投資成為國家鄉村振興戰略和東北、西北、華北等地區經濟轉型升級的重要抓手。

2022年冬奧會申辦成功讓中國出臺了多項冰雪產業政策規劃,政策鼓勵布局冰雪產業。為響應政策,吉林提出“冬奧在北京,體驗在吉林”口號,重點推廣吉林雪資源。未來吉林市還將繼續踐行“兩山理論”,做大做強冰雪旅游產業,創設世界級寒地冰雪經濟高質量發展核心試驗區,打造世界級冰雪旅游目的地。

新疆阿勒泰的粉雪是許多滑雪愛好者的向往,在經濟內循環下,新疆的冰雪資源代替國外資源得到重視,新疆正利用冬奧會的機遇大力建設大型雪場等當地冰雪基礎設施。

2021年3月,吉林、新疆簽訂共同創建中國(長白山脈—阿爾泰山脈)冰雪經濟高質量發展試驗區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兩省區協議將立足雙方資源特點和產業發展實際,圍繞構建“雙引擎、雙托舉、三聯動”的合作格局,共同在大長白山區域、阿勒泰地區建設冰雪產業園區和冰雪場館組團,打造一批有影響力和代表性的冰雪文化品牌,培育冰雪裝備器材龍頭企業。

崇禮太子城冰雪小鎮作為賽區配套工程,建成后將承擔賽時核心區配套保障功能,提供冬奧頒獎、貴賓接待、交通換乘、休閑娛樂等共享服務。冬奧會結束后,該小鎮也將被打造成為具有國際一流水準、富有活力的四季度假小鎮,吸引舉辦會議會展,作為冰雪旅游知名旅游目的地吸引越來越多的滑雪愛好者。

承德借北京2022年冬奧會東風,推出了“冬游山莊,皇家冰雪游玩之旅”“冰火奇緣,中國馬鎮冰火節奇幻之旅”等旅游線路。

今年冬季游客可在秦皇島奧體中心氣膜冰球館、老君頂冰雪大世界等地體驗冰雪旅游項目。此外,“冬韻長城之旅”“溫泉舒緩之旅”“冰海感悟之旅”等觀光線路也會為游客帶來別樣樂趣。

第四屆進博會里也有冰雪元素,“燃情冬奧·中銀冰雪嘉年華”活動場地打造互動體驗區,由“樂”健康運動、“享”數字生活、“奇”智慧科技、“遇”卓越服務四大區域共同帶來“冰雪盛宴”,促進進博會的光彩與冬奧的魅力交相輝映,烘托喜迎冬奧的濃厚氛圍。

一般全國雪場會在11月底左右陸續開放,但滑雪愛好者喜歡“先囤后玩”,以致冰雪旅游的熱度往往都是提前醞釀。在攜程平臺,70%以上“滑雪客”會二次復購滑雪產品,滑雪愛好者不斷增加,另外超30%的一二線城市用戶選擇在雪季來臨前預訂滑雪產品。近日,飛豬披露雙11期間商品預定數據,包括滑雪游、雪鄉游、雪世界游等在內的冰雪旅游商品預訂量同比增長206%。

冰雪旅游項目多樣發展

國內冰雪旅游的主場主要是北方部分地區,天然的冰雪環境造就天然的冰雪項目,形成多種形式的冰雪旅游產品,加之疫情的影響,滑雪等冰雪活動愛好者將需求轉向國內,滋生了許多冰雪旅游項目。

最顯著的自然景觀是北方的冰封雪地,廣袤純白的自然風光,其中冰瀑是瀑布在寒冷季節凝結成的美麗自然景象,冰掛霧凇是北方冬季可以見到的一種類似霜降的自然現象,也是一種冰雪美景。

以冰為原材料雕刻出不同用途不同樣式的物體的冰雕也是冰雪旅游里一大看點,國內較為出名的有每年一次的哈爾濱冰雕節、冰雕大賽等。同樣類似形式的還有各種形狀的雪雕。

還有集冰雕和燈光為一體的冰燈,室內外皆可展出,樣式新穎,隨著流光溢彩的燈光為游客營造一個光怪陸離的冰雪幻境。

冰雪游樂場集觀光與娛樂為一體,是較為獨立的冰雪旅游項目。包含多種娛樂場所,配備攀沙巖、滑雪場、冰球場及雪地摩托車場等高檔娛樂項目設施,本身可作為吸引物,對地區甚至全國都產生較大吸引力。也有一些滑雪場專門劃出一個區域建造兒童游樂園,面向親子家庭。

雪上冰上的各類活動很豐富,雪上的滑雪、雪橇、雪地自行車等,冰上的滑冰、冰壺、冰爬犁等,形式多樣。

冰雪景區度假成為人們的一種旅游方式,不僅僅可以觀賞、休閑、度假,還可以進行多樣的冰雪互動,另外根據游客特性提供不同特色的休閑度假內容,促進更多人群參與消費,例如冰雪度假區、冰雪小鎮、冰屋酒店、雪地露營、雪地溫泉等度假模式。

冰雪運動豐富多樣,強身健體的同時也是休閑娛樂的好選擇,而冰雪運動衍生出一系列以冰雪為主的研學旅游產品,研學基地針對青少年組織有意義的冰雪活動,寓教于樂。

吉林萬科松花湖度假區推出多類型滑雪卡,打造集滑雪課、冬奧知識講堂等課程于一體的研學類冬令營產品,推出“吉林兩湖通滑產品”。

冰雪項目還可延伸為比賽項目,例如冬季奧運會、亞冬運會、世界錦標賽等都是有影響力的國際比賽,冰雪演藝類包括冰雪文藝演出、冰上舞蹈、冰上體操、冰上模特秀等。

大型節慶引入冰雪元素,使原本喜慶的節日氣氛更加生動,民俗傳統冰雪旅游產品反映出一種獨特的冰雪文化,是長期歷史文化發展的結晶,與當地的風俗人情、生活習慣、宗教信仰等密切相關。包括冬季節氣、春節年俗、元宵狂歡、二月二、三月三等傳統節慶,以少數民族的新年與活動為主的民族節慶,以及其他民俗活動等。

另外還有為某一項特殊活動專門打造的冰雪日,以冰雪節來吸引游客,如崇禮國際滑雪節、哈爾濱國際滑雪節、齊齊哈爾關東文化節、吉林霧凇節、長春凈月潭國際滑雪節等。

南方冰雪市場潛力巨大

相比北方天然的環境,南方顯然少了這個優勢。但冰雪旅游并不是北方的專屬,從北方到南方、從室外到室內、從冰雪運動到冰雪休閑,游客甚至可以四季玩轉冰雪,積極實現“三億人上冰雪”的目標。

冬奧會對于南方室內冰雪發展來說是巨大的契機,室內滑雪正持續快速發展。

2015年,北京申辦2022年冬奧會成功后,南方冰雪場館建設進入高速發展階段,為南方冰雪產業快速發展提供了堅實基礎。而在冰雪運動“南展西擴”戰略推進下,開展冰雪活動的地域不斷向南方地區擴展。

南方滑雪場主要集中浙江、江蘇、重慶、湖北、四川。其中江浙經濟水平較高,為室內滑雪場等新型雪場模式提供了較好的發展土壤。重慶、湖北、四川等則占有一定的自然條件地利,可以興建自然雪場。

《2020中國滑雪產業白皮書(暨2020-2021雪季財年報告)》顯示,截止2020年底,國內開業的室內滑雪場為36家,數量全球第一。

包括開業的36家室內雪場,還有20余家室內雪場在建,伴隨全國室內冰雪活動增加,以昆明、廣州融創雪世界等南方城市的室內雪場崛起,引爆了南方市場,有助于發掘南方潛在冰雪愛好者,讓冰雪產業的發展更進一步。

廣州融創雪世界有“世界第二大室內滑雪場”的美譽,成都的冰雪運動也發展迅猛。以廣州融創雪世界、成都融創文旅城雪世界為代表的室內雪場,為南方人民開辟了“四季滑雪”“家門滑雪”的全新體驗。

目前南方室內雪場參與門檻較低,同時與大型商業體深度捆綁。以娛樂休閑為目的客人群體,可以從中享受一種便捷、新鮮、愉快還不乏時尚味道的消遣方式。因此“引進來”的室內雪場,更多作為一種放松身心的輕度體驗型娛樂,迅速受到南方人民歡迎。

對于南方市場來說,在室內雪場或者周邊自然雪場完成初體驗后,南方冰雪愛好者對優質雪品的需求將逐漸提升。無論為了更符合“冰天雪地”預期的玩雪體驗,還是為了更有競技感的雪道挑戰,南方冰雪愛好者不斷把關注目光投往北方的優質冰雪旅游目的地。像崇禮云頂、萬龍、太舞等雪場,東北長白山、松花湖等滑雪小鎮,已得到不少南方冰雪愛好者的關注。

疫情影響下的冬奧仍舊是冰雪旅游的一大推動力,此次契機對于冰雪旅游的發展來說既是機遇也是挑戰,無論是冬奧會掀起的“冰雪風”,還是冰雪旅游里的“冬奧風”,爆發之下仍存壓力,畢竟還是有大量剛接觸冰雪活動的人,其中許多又是抱著體驗和“戲雪”的心態而來,如何留住游客使他們轉型升級為深度冰雪愛好者還要籌措多方因素。

另外冰雪旅游目的地的規劃建設和室內外冰雪場地的創新打造也需要政策及發展趨勢的推動,多方共同努力創造國內良性的冰雪旅游市場?,F階段不斷探索的還將是如何真正做到冬奧熱潮之下冰雪旅游不“冷”。